首頁導航手機版
您好!歡迎來到養老信息網![請登錄],新用戶?[免費注冊] 會員中心 |養老社區 |保險查詢 |養老院查詢
養老信息網-讓我們共同關注老年人

小院扁豆情

詩文自評

文章來源:養老信息網 作者:馮恩昌 發布日期:2019-10-15 09:46:20
瀏覽次數:正在加載次數網友評論: 0
標簽: 扁豆 小院 農家

在我的文學作品中,寫扁豆的詩文很多。扁豆在農家是一種普通蔬菜,有著久遠的種植歷史,它也是家常菜,農家大嫂在小院里種上幾墩,到了結莢期間,便成為農家鮮美的蔬菜,隨時可以摘下來炒食,把它煮爛,填上肉餡,烹煎出來,油漉漉香噴噴,人人愛吃。多數農家大嫂,都喜歡點鐘扁豆,讓它爬上院墻結莢,也有的讓它爬上葫蘆棚或門樓。春天種上,夏天開始開花結莢,秋天是結莢盛期。我的童年生活在農家小院,眼看著扁豆生長,也愛它的碧翠藤秧,紅莢綠莢,喜歡母親妻子摘來佐菜肴吃。慢慢對它產生了感情,覺得它不但是美食,它的姿態可說是清美的畫幅,整個生長過程都富有詩意,它誘我經常觀察和欣賞,誕生詩的靈感,開始我為它寫民歌和短詩,逐漸寫起了散文。越寫越有癮,產生新的感覺,于是我寫了多篇,也被報刊、網絡登載了一些:1988年3月《故鄉,那個扁豆小院》載《散文百家》雜志,2008年11月2日《老伴種扁豆》載《濰坊晚報》,《秋日豆棚》原載《中國文化報》,2017年7月19日《小院扁豆緣》、2018年9月5日《小院扁豆請》載北京養老信息網,下面請閱讀:

小院扁豆情

農家小院里的扁豆,與我情有獨鐘。在我漫長的文學創作歷程中,以詩或散文的形式,寫它無計其數了。扁豆藤蔓的神姿,青蔥的心形葉兒,那白白紅紅的花兒,紅紅綠綠的莢兒,都特別的誘我舒心的美美的觀賞。覺得它雖然屬于蔬菜,但比任何名花都嬌美。就是在瓜豆菜的大家族中都沒有它香醇可口,可說我三天兩頭品味扁豆菜肴,從三歲孩子時就吃,今年83歲了,整整吃了80年別有風味的扁豆,至今還沒吃夠。扁豆的神韻,早已扎根于我的心靈之沃土,我寫詩文中,它常常伴著我情感的飛揚,吐出非提筆不可的靈感。那是1979年,我把古體詩改為新詩,形成的習慣有著沉重的惰性,一樣長的句子,怎么也拖不開,這時我想起了扁豆,照它在自然中生長的原形寫出一首《扁豆》:

籬笆給農舍織件格子褂,

扁豆扯起一條條花線

綴上紅的、白的、紫的蝴蝶

這首詩寫出來,自己都不很滿意,覺得就像三句大白話,不像詩樣了。不過這是我寫新詩的起點,也是一縷新光吧。待了一個階段,突然接到《星星》寄來了刊物,給我在一個頁碼上登了5首詩,為首的是《扁豆》,次之《辣椒》《瓜棚》《南瓜》《韭菜》,這下子喜得我幾乎蹦高。這在我的寫詩路上,樹立了一個里程碑,初步弄懂了新詩的寫法。扁豆的神姿和形象,給了我深深的啟示,從此也同扁豆結下了深深的不解之緣。

老伴年輕時,娶進俺家門。這農家小院的管理權就屬于她了,她是典型的農家女子,自幼喜歡勞動,結婚后早已成了扒家過日子的好手。她年年在小院種植瓜豆菜,棚架上的葫蘆,院空的絲瓜,屋面上的吊瓜,院地上的小菜園里,種著大蔥、茄子、韭菜、蕓豆等,我全家人有了這滿院的蔬菜,就不用趕集買了。在這小院的濃綠當中,最神氣的要數爬滿院墻的扁豆了。春天它若一只翡翠玉鐲,夏秋是圓圓的花環。每年老伴都沿墻根種上多種扁豆,有白扁豆、紫扁豆、紅扁豆、豬耳朵扁豆,最旺盛的季節,是秋末冬初,涼風一吹,扁豆們就來了勁頭。白花紅花一串串,似彩蝶飛舞;紅綠扁豆結得一嘟嚕一嘟嚕,搖曳在秋風里,這時的院墻是一道極美的風景線,如一位詩人寫道:

庭下秋風草欲平,

年幾種豆綠成蔭。

白花青蔓高于屋,

夜夜寒蟲金石聲。

因我喜歡吃扁豆,在外工作歸來,老伴就摘些新鮮扁豆,變著花樣制作給我吃,令我喜不自禁。記得“文革”期間,有個割資本主義尾巴時期,不讓在小院里種瓜菜,農家生活顯得有些沉悶。實行農村改革開放之后,在小院里種瓜豆菜又蓬勃起來,那院中的扁豆結得滴溜嚕蘇,肥胖鮮美,摘都摘不完。我觀賞了老伴摘扁豆的形象,詩興大發,當即寫出一首:

摘扁豆

扁豆熟了,

垂下紅色房檐。

大嫂手提竹籃兒。

小院里呆呆的站。

舍不得采摘春天播下的希望?

是想把自己描繪的盛景多看幾眼?

農家大嫂啊,摘吧,摘吧,

手腕兒不必抖顫。

小院早就屬于你了,

連同瓜菜編織的畫卷。

摘下這興旺紅火的今朝,

再辟光輝燦爛的明天

這首詩,寫了農村實行家庭承包制后,農家大嫂的真實的喜悅心情。詩的時代感較強,被選入了《中國20世紀抒情詩選》一書,成為全國詩壇檔次高的一首詩。此詩,也深刻地反映了農家人與扁豆的情緣。

因我愛吃扁豆,我家歷來在小院里種扁豆。不知啥原因,我吃了扁豆,肚里忒舒適,消化也快,會產生一種愉快的感覺。在日常生活中,我一回到家,老伴二話不說,挎起柳條筐兒就去摘扁豆,接著摘去芭兒,洗得干干凈凈,然后切成絲兒,加很少的肉,用花生油炒出一盤“扁豆絲”,吃著清清氣氣,香香美美,喝小酒作肴,或卷新攤的煎餅吃,全都美味無窮。用扁豆制作的食品,我最愛吃的是中秋節宴席上的扁豆盒。它是從院墻上摘來個大的扁豆,先煮熟后,填進韭菜肉餡,沾上面糊糊,放油鍋里慢慢煎出來,外表黃燦燦,渾身油漉漉,咬一口香噴噴,清鮮而不膩。我認為中秋節餐桌上的十幾個菜肴,它雖不那么顯赫,卻為菜中頭名“狀元”。在小院內,明月光照下,喝點小酒,吃上三五只扁豆盒,肚里爽爽快快,這節日就美不可言了。還有一種扁豆菜肴,我也特別青睞,就是用過年豬肉的湯兒,加上泡好的干扁豆燉出來,那清純的香味,其他菜無法相比。為吃到它 ,每年我都和老伴摘一些扁豆煮熟,曬干儲存起來,過節時吃這個菜。農家的扁豆是家常菜,也是四季用菜,怎么吃都應心,用它包水餃、蒸菜包、烙菜餅、做水煎包,都美味可口,炒塊、涼拌也好吃的不得了。吃后,它能和中補脾,補養五臟,常食頭發不白,解草木之毒、酒毒、河豚魚之毒。吃扁豆最大的好處,請牢記這幾句話:促進淋巴細泡轉化,增強對腫瘤的免疫力,仰制腫瘤生長,防癌、抗癌。扁豆,就這普通的農家菜,成了我促進健康的養生菜。如此說來,怎不是一種靈丹妙約呢?

我曾寫過人世間的多種花草,在小院里盛開的扁豆花,結下的紅莢莢、綠莢莢,是我心中最美的花。我寫過一首《扁豆花》詩:

銀色扁豆花

和秋風兒悄悄說話

說著說著都醉了

拉出長串綠莢莢

大自然中的戀情啊

單純的一觸即發

詩,寫得是秋風和扁豆的一種大自然的情緣,我與扁豆也是人與大自然的契合,是我的人生性格的表現,自己生在小院,成長在小院,是地地道道農家的孩子,有著扁豆純樸的氣質,故喜歡賞它的花,吃它的莢,同它有著一脈相承的人間風情。

自我評析

扁豆,寫詩也好,寫散文也好,它有著獨有的形象,比較好寫。我在寫扁豆中,做到了三點:一是細致觀察扁豆的姿態。扁豆的藤蔓、花花莢莢,都是十分美觀的。尤其是原來小院多是籬笆,扁豆藤蔓爬上去,綻開白花紫花,像壁畫一樣美麗,后來籬笆少了,成了磚砌的院墻,扁豆登上去環繞爬行,綻開一簇簇彩色的花,結下一嘟嚕一嘟嚕的莢莢,望去是彩色的花環,有著俏麗的俊姿。我在這篇散文里寫道:“這扁豆花環,紫白花兒相間,蜜蜂唱著嚶嚶小曲,蝴蝶翩翩起舞,還有院中的葫蘆、吊瓜、辣椒、畦中的蔬菜,鬧得我家小院,秋色分外妖嬈”;二是,寫出扁豆的神韻。摘扁豆的情景,紅扁豆綠扁豆同采摘的大嫂或村姑相映,是一幅很清美而有神氣的畫幅,我在《故鄉,那個扁豆小院》中寫道:“她挽著圓圓的竹籃子,在裊裊炊煙下的縈縈繞繞的流霞之中,婷立在花花簇簇的籬笆旁,穿一件經風雨沖洗更顯潔美的水紅汗衫,裸露著白嫩的手臂,一伸伸的摘著胖胖的扁豆莢,嘴里哼著鄉間的流行小曲,一派洋洋自得的樣子,迷人極了”。我覺得這一段,村姑摘扁豆地描寫,還是逼真而有神韻的,讀后會感到散文的精彩;三是,寫出扁豆的經濟價值。我不想細寫它的營養成分,也不想寫怎么花樣制作,就說說我愛吃的扁豆盒吧。我這樣寫道:“我最愛吃的是中秋節宴席上的扁豆盒”“放油鍋里烹炸出來,外表黃燦燦,渾身油漉漉,咬一口香噴噴,清鮮而不膩”。我認為中秋節餐桌上的十幾個菜肴,它雖不那么顯赫,卻為菜中頭名“狀元”。它既作菜,又頂飯,吃著別有味道。

就那么棵扁豆,它的生長和采用也不復雜,寫起來很順手,不用費多少事。不過我覺得,越是容易寫得題材,越發難寫,有的作者認為,小小扁豆有什么可寫。這是在做學問上深不下去的表現,看似簡單的話題,更要認真做學問,開礦人說,小石頭含金量很高,不研究不探索,也許當作廢石一塊。創作的學問很深,書要認真讀,文要認真做,還要認真讀別人的文章,發現一點超過自己的地方,就是對自己水平的提高。做學問,絲毫不能馬虎,我寫扁豆有這樣的體會,把一藤一蔓,一花一莢,寫得活靈活現,寫出神韻來,真是不容易啊!

本文地址:小院扁豆情

評論
分享
QQ空間 微信/手機瀏覽器
查看/參與評論
沒有了
秋收贊稻香
關于作者
916
18+萬
38
周排行月排行年排行
網友評論
人參與 | 人評論
發布評論需要您先登錄, 立即 登錄 | 注冊
公眾微信 意見或建議
体彩山东时时彩